<美股分析> 為什麼Visa今年第一季打敗大盤?因為這項營收逐漸恢復中…

科技類股


很多朋友總感覺美股很遙不可及,不知道該買哪檔股票好。但我們的口袋裡就有很好的標的。甚至巴菲特也早就持有了。它們就是Visa卡 (Visa,股票代號:V) 和萬事達卡 (Mastercard,股票代號:MA)。

最近支付方式日新月異,手機支付越來越普及,甚至還出現了BNPL(Buy Now Pay Later)等方式。然而,這都不會對Visa和Mastercard造成丁點影響。因為,Visa和Mastercard只負責運錢,它負責計算總共有多少消費,再把錢從發卡行運到收單行。至於是用手機付還是用實體信用卡付?是先買後付還是一次付清?跟它都沒關係,非常單純。(相當符合巴菲特的宗旨對吧)

雖然單純,漲勢卻不弱!Visa卡、Mastercard 從金融海嘯後到現在,股價漲了23倍!但2021年這兩大巨頭卻受困於疫情導致的旅遊限制,股價困在那裡。

好在,目前跨國刷卡費用正逐漸恢復中。這本來也讓2022年初的Visa 股價表現不錯,但後來卻被烏俄戰爭打了下去….

 

2022年第一季,Visa漲贏S&P500

S&P500在2022年初(截至4月26號)相當慘澹,下跌了12.4%。Visa也跟著跌,跌了7.2%,超過大盤不少(Mastercard也差不多)。

 

不過,如果時間拉遠一點,這兩大巨頭可是漲很多的。像Mastercard自金融海嘯後(2009年一月)至今,就漲了25倍….

 
 

 為什麼這麼會漲?要從這兩大巨頭在幹嘛開始談起…

Visa、Mastercard 等組織只連接銀行,不發卡。

這邊要來談談支付產業的架構。整個支付產業中有幾個角色:

商店(Merchant):就是荷包失血的地方。

*消費者(Account Holder):也就是我們。

發卡行(Card issuer):就是發信用卡的各銀行。發卡標準、滯納金費用等都是發卡行在管的事。欠繳信用卡的循環利息、滯納金等收入,都是負責發信用卡的「發卡行」在賺的,發卡行還能派電話行銷部隊推產品、還能跟商家收廣告費向特定客戶打廣告,生財管道多多。

收單行(Merchant Acquirer):幫商店們裝刷卡機,讓他們能收客戶的信用卡,也是各商店能進入Visa卡、Mastercard等網絡的門戶。在台灣這多是各大銀行法金部門的業務,在美國則除了各大銀行外,還有FirstData(股票代號:FDC)、Square(股票代號:SQ) 等公司在搶生意。


清算行(Merchant Processor):幫忙各收單行公司處理部份業務,像是把資料整理好傳送給Visa等組織、把錢從我們的信用卡搬到商店的戶頭等等,像是Global Payment(股票代號:GPN)就是做這個生意。然而不見得每間收單行都會把這些事外包出去,也有些公司選擇自己做。

支付網絡(Payment Network):就是Visa卡、Mastercard等組織。這些組織負責連結商店的銀行戶頭和刷卡人的銀行戶頭。

所以整個流程是這樣:
我去商店刷卡,就會產生約3%的手續費給收單行和發卡行。如果商店不願意幫客人負擔這筆費用,商店老闆就會說「刷卡加3%」。這3%會由收單行與發卡行拆帳,每家銀行的拆帳比例不同,但一般來說,收單行會賺刷卡金額的2%,發卡行會賺刷卡金額的1.0~1.5% (所以知道各銀行推卡的贈品和現金回饋的錢從哪來了吧,我們刷卡發卡行也有賺錢)。


此時這只是一筆「請款要求」,因為我還沒付錢啊。這筆請款要求會透過收單行、清算行進入Visa、Mastercard等支付網絡,他們再告知發卡行該收多少錢。等我繳卡費後,我繳的錢就會再透過Visa等支付網絡,進入商店的銀行戶頭。


就像下圖這樣:
(藍色箭頭表示刷卡交易,綠色箭頭代表繳了卡費後的金流)

 
 

而金流經過的每個環節,他們都會收點過路費。Visa卡也會給銀行回扣,約刷卡總額的萬分之5,Visa卡等支付網絡則約賺刷卡金額的0.13%。所以,Visa和Mastercard的客戶是銀行和類似Square這樣裝POS機的公司,銀行和Square的客戶則是店家和消費者

那麼,為什麼需要這樣的架構呢?發卡行自己來不行嗎?或許一開始可以,但後來當信用卡越來越多時就真的不行了….

在沒有信用卡組織之前,銀行很忙…

信用卡標榜的是「先享受、後付款」。而當我們拿到東西、享受完了以後,商店就得跟發信用卡的銀行請款,請銀行拿錢來。如果只有一間銀行發信用卡,那其實很簡單…

但怎麼可能只有一間,大家都在發信用卡!所以,事情就越來越麻煩….

 

店老闆必須跟好幾間銀行請款,銀行也必須應付好多間商店。而用信用卡的人越多,就越複雜。(而且發明信用卡時還沒網路咧)

想像一下,如果我拿著中國信託發行的信用卡跑去巴黎消費、卻沒有中間的Visa卡等組織的話會怎麼樣?巴黎的店家可能根本不會讓我刷卡,因為他不知道要去哪要錢!


所以為了省事,也為了共同把餅做大,這些發信用卡的銀行們,就共同成立了Visa、Mastercard等公司。

這樣一來,事情就簡單多了。店老闆和銀行們,以後都只要對威士卡等公司就好。他們會居中協調,會負責把錢算清楚,讓大家更方便。

 


這樣我也能拿著中國信託信用卡去巴黎狂刷了,因為店家和銀行都只要對Visa卡、Mastercard等組織就好。

手機支付與BNPL,影響不到Visa、Mastercard

像知名的美國Fintech公司-Square(股票代號:SQ),一開始是以POS機起家,這就是做「收單行」的角色;後續推出的手機支付App-「Cash App」也只是改變了人們的付款方式,金流還是須經過Visa和Mastercard;

而最近興起的BNPL(Buy Now Pay Later),只是改變了付款給商家的先後順序。變成了BNPL公司先付款給商家,等消費者滿意後再付款給BNPL公司,就像下圖這樣(下圖以Square收購的Afterpay為例):

BNPL公司的賣點之一就是「不用信用卡」也能辦,因此吸引到了許多不信任銀行跟沒辦法辦信用卡的用戶。但BNPL搶的是「發卡行」的生意,而不是Visa、Mastercard的生意。只要需要計算消費金額、需要搬運資金,就需要用到Visa、Mastercard的支付網絡。

再說,發卡行們也不是坐以待斃,BNPL也只是一種新的資金流動方式而已,沒什麼專利和技術門檻可言。因此,有些銀行也紛紛推出自己的BNPL來應戰(新聞在)。Visa和Mastercard也從善如流、推出了BNPL工具給發卡行們。Visa的CEO也說他們在為BNPL潮流加柴添火(報導在)。

也因此,Visa、Mastercard的收入頗為單純。

Visa卡賺錢方式簡介

以威士卡為例,他們的收入主要有三類:

資料來源:2015 Visa年報



*服務費(Service revenues):提供銀行各類商品的費用,用「刷卡金額總量」計費。(Visa公司有不同等級、不同種類的信用卡,也有簽帳卡等其他商品)

*資料處理費(Data processing revenues):就是前面提到的幫忙算錢的費用。用「交易筆數」來計算。

*跨國手續費(International transaction revenues):下次出國前可以打去銀行問客服,他們會說一些額外的費用。就是這個了。

近年來Visa的營收比重如下圖:

(因為疫情,跨國刷卡相關營收衰退了)

所以,我們每刷一次卡,他們就可以賺一小筆錢。要不讓他們賺錢還不容易咧,因為全球有一半以上的信用卡,是Visa卡/Mastercard

資料來源:2020 Visa公司年報

另外一半則是中國的銀聯卡,也是由中國銀行們聯合成立的組織。據說銀聯卡的發卡量和交易金額已經超過威士卡,成為全球最大的信用卡組織了。但銀聯卡大多都在中國境內,海外用戶不多。而且銀聯卡也沒上市,詳細數據未公開

這就是Visa卡/Mastercard公司的威力。不管我用哪間銀行的卡,只要上面有他們的標誌,他們就會賺一點錢。完全以量取勝。

Visa卡/Mastercard等具備網絡效應,難以取代

如果我開了間餐廳,我會想加入Visa卡/Mastercard等信用卡鋪天蓋地的網絡,還是加入收費比較便宜、但小貓沒幾隻的網絡?我想會是前者;

如果我是銀行,想發信用卡,我會想選已經跟很多商店合作的Visa卡/Mastercard,還是沒幾家商店合作的網絡?我想還是前者。

這,就是Visa卡/Mastercard的威力,也是護城河中的「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也是他們能在近十年漲這麼多的原因,競爭對手很難打啊!就連全世界最大的公司-蘋果(股票代號:AAPL),發信用卡也是跟Mastercard合作。那為什麼他們能建立起強大的網絡呢?嗯,因為他們最老,1960年代就開始做了。

那,Visa跟Mastercard差在哪裡呢?

 

MasterCard更依賴數據分析等加值服務賺錢

Visa 和Mastercard都有在做「加值服務value added service」,就是些大數據分析、防盜刷等等的服務,兩間公司這都算在「Other revenue」裏面。而攤開Visa和Mastercard兩間公司的營收會發現,Mastercard的「Other revenue佔比重更高」。

下圖是Visa歷年來各項營收項目的百分占比(扣除給客戶的回扣):

下圖則是Mastercard的:

Visa卡的營收中,「其他」佔不到10%,Mastercard則佔到將近20%。這就是老二的宿命吧,信用卡量比不過老大,就只好另闢蹊徑賺錢。

而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卻讓兩大巨頭吃鱉了…

新冠疫情,衝擊Visa的跨國刷卡手續費

無論是Visa還是Mastercard,都有賺「跨國刷卡手續費」,而且佔營收比重還不少,2019年時,跨國刷卡手續費佔Visa營收的26.77%,佔Mastercard的33.9%。現在呢?以Visa來說,2021年只佔整體營收的20.11% (Mastercard的財年規則和Visa不同,因此Q4財報還未公佈),跨國刷卡費用比2019年時衰退了16.4%

(Visa和Mastercard因為是經營支付網絡,營運開銷並非按「本國」、「跨國」分類,所以無法得知”跨國刷卡費用”這個營業項目的獲利)。

股價要漲,要的是「賺更多錢」。本來佔營收四分之一的跨國刷卡費用現在因為各國旅遊限制而卡住了,無法成長,Visa和Mastercard的股價也就卡在那裡,2021年還下跌。還好,雖然近期有新變種病毒Omicorn,但以刷卡量來看,「跨國刷卡」有些復甦跡象,2022年一月份的財報也有好消息…

跨國交易持續復甦中

Visa每月都會公布刷卡量,也細分成「美國本土」和「跨境刷卡」。而以最新數據來看(報告連結在),10月、11月的跨境刷卡量比2019年同期成長了16%!

下圖則是2021年後各月的跨國刷卡量(扣除歐洲內部),基準是2019年,中間那條灰色的線是100。也就是說,低於100就代表比2019年同期衰退,高於100則是比2019年同期成長。可以看到,深藍色的「Total」線終於在11月時突破100,代表比2019年的11月成長啦!可喜可賀!

2022年一月的Visa財報中,管理層也覺得自2022年二月後就會逐漸恢復,預計到了2022年九月時,就能恢復到2019年的90%。

2022年四月公布的財報中,果然一如管理層預期,跨國刷卡量繼續上升,Visa的利潤比去年同期成長了21%!公司說:「雖然最近有些戰爭等地緣風險,但我們認為旅遊還是在復甦中,這會帶動刷卡量。」看來,旅遊復甦依然是2022年的大勢啊

 

信用卡公司們雖然很會漲,但空頭時也很會跌

不管是美國運通的「一條龍模式」,還是威士卡的「刷一筆賺一點點」,都逃不過全球景氣的影響,甚至被影響得更深。景氣好、人們願意刷卡,他們就賺更多。景氣不好,人們節衣縮食,那他們也得勒緊褲帶過日子。

所以當大盤好的時候,他們會漲得更高,就像最近這幾年一樣;當大盤慘的時候,他們會跌得更深,一點抗跌作用都沒有。就像美國運通在金融海嘯的表現那樣:

 



或者是2020年3月新冠肺炎爆發、最近烏俄戰爭時期這樣。

但其實它不用抗跌,因為我們可以用「創52周新高買進、週線跌破季線(嫌季線太短的話可以用年線)賣出」的方式,來抓住大漲,避開大跌。

結論就是:

BNPL搶的是發卡行和收單行的生意,難以威脅Visa、Mastercard的地位;Visa、Mastercard的「跨國刷卡手續費」雖然被疫情重擊,但2021年底似乎有復甦跡象。目前雖被烏俄戰爭卡住,但如果戰爭結束,跨國旅行應該會慢慢回到正軌。可以持續觀察「跨境刷卡交易量」這個指標。

或者,也可以用「創52周新高買進、週線跌破季線(嫌季線太短的話可以用年線)賣出」的方式,來抓住大漲,避開大跌。

粉絲頁

  • xyz軟體王
    2016 年 9 月 26 日 於 上午 10:18

    謝謝分享....

    • 蘇百舜
      2016 年 12 月 18 日 於 上午 9:14

      謝謝您的支持:)

  • Neil
    2016 年 12 月 16 日 於 上午 4:42

    讚!寫得很好 謝謝

    • 蘇百舜
      2016 年 12 月 18 日 於 上午 9:14

      謝謝您的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