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分析> 波音Boeing(股票代號:BA) 歐美決定與病毒共存、中國復飛737後,股價會重新起飛嗎?

軍工類股 美股公司介紹

 

波音(Boeing,股票代號:BA)近年流年不利。先是2019年,737連續墜機讓它上了頭條、股價暴跌;2020年的新冠肺炎又讓飛行凍結,飛機瞬間沒用(說實話,當我六年前第一次研究波音時,怎麼也想不到這種場景)。

現在,新冠肺炎疫苗普及,雖有Omicron肆虐歐美,但重症率不高,美國及歐洲各國決定衝全民免疫,與病毒共存,英國也宣布不會再實施封城等措施;737Max本年更有望在中國復飛。那麼,波音 股價能跟著起飛嗎?

先說我的結論:目前情況對波音來說都是好消息。如果經濟持續成長,全民免疫又一切順利、Omicron之後沒有新變種病毒的話,那各國旅行就會逐漸恢復,對波音絕對是好事;但波音能不能回到疫情前的榮景呢?仍需觀察商務旅行復原的程度。為什麼我會這樣認為呢?這要先從「波音靠什麼賺錢」講起…..

 

波音,少數國防商業通吃的大廠

雖然波音的營收項目分為
「商用飛機Commercial Airplane」、
「國防航太Defense, Space & Security」、
「全球服務Global Service」、
「波音資本Boeing Capital」四類,
但其實它只從「商用飛機」和「美國政府」賺錢。我們熟悉的波音是做商用客機的波音,也就是波音737、 747等飛機。 而它的整體營收中也有30%~60%是來自政府。 (每年比重不同)


波音幫政府製造的東西上天下海, 從太空中的衛星 (跟NASA合作)到無人潛艇都有, 還有幫空軍加油的空中加油機等等。

2000年時還曾跟洛克希德.馬丁(股票代號:LMT)搶過F-35戰鬥機的標案, 當時推出的概念機「X-32」因為太可愛而被美國網友惡搞。

(原本長這樣)

(網友改的)

可惜,波音在商用客機的強大害它輸了。據說美國政府的考量之一,是因為波音已經稱霸商用飛機領域,在軍工領域也是大廠。而洛克希德.馬丁雖然是軍工龍頭,但在商用領域著墨很少。

因此美國政府認為如果把這標案判給波音,可能波音會同時稱霸商用、軍工兩個領域,最後讓美國政府被它吃定。再加上F-35也有些波音概念機沒有的優點,因此就由洛克希德.馬丁得標。不過,波音雖然輸了這樁大案子,但美國政府還是很倚重它的。

再加上美國政府曾明確指出,不希望現存的幾大軍工巨頭再進行合併,因為美國政府想保留談判的優勢。因此美國政府也不可能太過倚重某一家公司,勢必在發包標案時會注意各大公司間的平衡。


而且做政府生意有個好處,就是「不大受景氣影響」。政府合約是一筆筆的國防預算,不會因為景氣衰退就取消。所以波音在這塊的營收,完全跟景氣循環無關。
我們回頭來看2001年到2004年的營收,「商用飛機」衰退、股市大跌的同時,「國防、航太」的營收反而逐年成長!


金融海嘯時也是,「商用飛機」衰退了,「國防、航太」卻持平。

 

 

但政府營收雖然穩定,獲利卻要靠公司自己想辦法。因為許多政府標案的金額是固定的。政府給波音固定的金額,然後要求在指定時間內交出成果,如果波音一不小心成本暴增、或者進度延遲,那可不關政府的事。所以拿到政府生意後皮依然要繃緊才行。

而且做政府生意有個規定,就是「賣給政府的技術不能賣給民間」。(當然一些安全帶扣環之類的小東西無所謂,這裡指的是較關鍵的技術) 不然民間富豪不就有能力搞叛變了?
所以「一魚二吃」、想拿同一樣東西賣給政府和民間是行不通的。不過,能做政府生意還是很棒的,因為能帶來穩定現金流…

波音,靠政府生意帶來穩定現金流!

下圖是波音從2005年到2020年商用飛機和國防航太的營業利潤(Operating income)曲線圖 (營業利潤就是「毛利-公司營運的必要成本後的利潤),單位是「百萬美金」:

 
 

藍線是波音在「商用客機」的營業利潤,綠線則是「國防航太」。可以看到綠線一直都很穩定 (2017年因為波音把部份「國防航太」的營收放到新的營收項目「全球服務」,所以綠線有些微下降),藍線則是隨著景氣起伏,2019年時因為737墜機的關係而驟跌,2020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跌得更深。


因此對波音來說,政府的營收是穩定現金流,商用客機的營收則是股價成長主力。畢竟股價要漲,要的是「賺更多錢」。靠接政府標案可沒法賺更多錢啊,就是穩穩賺而已。而波音在商用客機這塊可非常厲害….

 

波音,世上唯二的商業客機霸主!

是的,目前還是,就算摔了幾架737Max之後還是,只是它不再是第一了。第一名變成了老對手 – 空中巴士(Airbus,ADR代號:EADSY) 。

波音一直和空中巴士瓜分「寬體商用客機(座位在120個以上的商用客機)」的市場,各佔40~45%左右的市占率,合佔約90%。

那它變成第二後,會變成第三、第四然後沒落嗎?機率很低。首先,如果對手要推新產品來搶波音生意,得先通過各國監管機關的的審核,像美國的監管機關就是「美國聯邦航空總署(簡稱FAA)」。畢竟飛機不是名牌包,不是設計好看就能用,得通過一堆測試才行,而這過程約需3~5年……。等到新產品通過測試,波音很可能已重振雄風了。所以不容易有新產品來競逐市場。

那原本的第三、四名拿已經通過審核的產品來搶市呢?這也不容易。因為製造飛機除了技術之外,還需要錢,一台波音747的造價約3億美金,約90億台幣。因此第三、第四名的對手如果想搶波音生意,還得籌措一大筆資金才能製造夠多的飛機來搶市場。

總之,「造飛機」需要的資金量大、技術門檻高、監管又嚴格(都已經這麼嚴了還摔)這都是進入門檻,這也是波音和空巴能長年瓜分市場的原因。 

因此,理論上商用客機會隨著經濟成長而越賣越好。

理論上,經濟越好,飛機賣越好

畢竟,雖然波音的客戶是航空公司和貨運公司,但航空公司、貨運公司的客戶則是我們,是我們這些普羅大眾,還有公司行號。

 



當景氣衰退時,我們會減少旅遊,企業會節省差旅費。航空、貨運公司的荷包就開始縮水,他們就得少買一些飛機啦。這樣一來,波音也就賺比較少。

 



也因此,波音的股價通常都隨著景氣起伏。當大盤大漲時波音 股價可能漲得更多,大盤衰退時則波音股價會跌得更慘。像2000年到2003年科技泡沫化的時候,S&P500跌了35.76%,波音股價卻跌了62.03%,比大盤多跌30%:

 

金融海嘯時也一樣,S&P500跌了 45.66%,波音股價卻跌了 59.32%。

 

 

好在,空頭時輸給大盤,多頭時波音 股價卻能漲贏大盤。因為當景氣好時,我們會更常到處飛,也有更多跨國貿易和貨運需求,因此飛機就會用得更兇。當航空公司飛機用越兇,就必須要買越多飛機、或者消耗更多材料維修,這些飛機和材料要和誰買?也就只有波音和空巴。因此他們的股價就會跟著上漲。像2003年到2007年的多頭時,S&P 500漲了 67.08%,波音股價卻能漲到230%!將近大盤的4倍!

 

 

 

而波音在摔737之前,也就是2010到2018年這段期間,S&P500漲了142.5%,波音卻漲了495.79%!也是遠超S&P500!

既然如此,波音榮景要來囉?反正737已經重新起飛、各國又漸漸解封了嘛?

先別急。就如同一開始所說,目前的風向的確是往對波音有利的地方吹,但波音能不能像以前一樣橫著走路、股價遠超S&P500?還有要克服的地方。因為它欠了一屁股債….

波音,現在要還債

波音在2020年中多借了250億美金,利率給得很好,平均殖利率年息約5%,為期十年。債券一下就賣光了,因為大家相信它的造飛機地位及能力(而且利率這麼好)。

但據富比世雜誌估計,波音從此以後每年要多付12億美金的利息。12億美金對波音來說多嗎?我們來看看它意氣風發時一年賺多少。

波音在2018年,737摔機之前、新冠肺炎出現之前時,全年淨利潤約為100億美金。

資料來源:波音年報
 

12億美金,等於是波音意氣風發時年淨利的八分之一。因此,在波音還掉這筆債務之前,它每年都要丟12億美金出去。還好,目前看來美國的旅行恢復中…

依據旅館訂房數據,美國旅行恢復中

波音賣的商業客機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窄體客機Narrow Body」,像是波音737,這類客機通常只有中間一條走道,兩邊各三排座位,通常飛國內線或短程,因為飛機小油箱也小;

另一類則是「寬體客機Wide Body」,像是波音747、777、甚至新上市的787也是。這類客機就大了,中間可能有兩排走道,或者上下樓層的也有。那種在飛機上放雙人床和個人衛浴的超奢華頭等艙,也都出現在這類飛機上(窄體客機哪放得下?)。

波音沒有公佈每種機型各自的利潤率,但737一直是它賣最好的一款。波音737還有再細分的機型,最熱賣的是737-800,一台價格約是8,200萬美金,約24.6億台幣;而波音最新的787,一台價格約2.24億美金,約66億台幣,是一台7372.73倍。假設737787的利潤率相同,也就是說,賣2.73737,就等於一台787,但是737賣得比787好太多。


下圖是2016~2020年波音各商用客機的出貨量,藍色是737,紅色是787。

可以看到,在摔737之前,737的出貨量佔整體的60%以上,直到2019年摔機後才驟降為33.4%。因為737多用於國內線或者短程飛行,這類飛行航班比國際線高多了。


台灣小,我們要移動到其他城市多半坐高鐵,國內飛行不是很熱門;但像我有些中國、美國的業務朋友,就常飛國內其他城市,忙起來甚至一週要飛五個城市。飛五個城市,就要搭五趟航班,飛機就要起降五次。特別是美國還沒有高鐵,趕時間的人怎麼可能搭慢吞吞的火車,一定是搭飛機啊。因此對美國國內線來說,飛機不只有旅行的功能,商務往返也要靠它。因此航班一定要密集,如果台灣高鐵三小時才一班車的話,商務旅客就自己開車了。

航班要密集飛機就要多,這也是737賣得會比其他飛國際線的寬體客機好的主因。出國怎可能一週出國五次呢?

還好,雖然美國還沒完全解封,但以旅館訂房率來看卻比一年前好上許多。

上圖是CoStar公布的2021年每週旅館訂房率(新聞在),最左邊表示2021年第一週,最右邊是2022年第一週;深綠色代表「低於30%」,淺綠色代表「大於60%」,因此深綠色越短,代表旅館生意越好。由上圖可以看到,最右邊的2022年第一週,「大於60%」的淺綠色比最左邊的2021年第一週長,深綠色也較短,表示旅館生意比2021年好上許多,但與2019年相比仍低8%,表示仍需努力。

然而,商務旅行能否完全恢復還需要觀察。美國國內線航空公司很倚重商務旅客。據UBS統計,商務旅客約佔各大航空公司營收的40%。一方面是商務旅客通常買比較好的艙等,花公司的錢嘛,沒在客氣的😆。一方面是商務旅行時間較固定,比方說拉斯維加斯每年的展覽時間都差不多,時間一到就會有大批商務客飛過去,這對航空公司來說很好掌握。

但是,疫情交會企業們一件事:視訊會議


疫情之前,企業們視訊會議的比例不高。視訊會議不是新玩意,我上班的公司也都有視訊會議設備。但除了每天早上的全省晨會這種頻繁的會議外,還真的很少用。人跟人面對面溝通就是有種溫度,而且大家也習慣這麼做。

更何況大公司還牽扯到許多部門的流程和配合,除非執行長大刀闊斧的力推數位轉型,不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國上班族心態都差不多)。

結果疫情一來,大家被逼得只能用視訊會議了。頓時,企業們親身感受到了視訊會議和數位轉型的優點。解封之後還能不能回到從前?誰也不知道。

像比爾蓋茲就認為,疫情之後仍然有50%的商務旅行無法恢復,因為商務旅行除了機票要花錢之外,還要花時間。就算是美國國內線,來回再加上候機時間可能一天就不見了,而視訊會議可沒這個問題;

但也有許多反對派,他們覺得「人跟人的連結怎能被視訊取代!?我們需要看看各地的同事、需要跟客戶吃飯套交情、需要知道工廠是不是真長那樣還是騙我們的而已。」

所以,大家都很好奇商務旅行能否回到過去?但答案沒人知道。如果商務旅行真的回不去了,那航空公司的營收就會受到影響,利潤就會受到影響,也就會影響到波音的訂單,畢竟航空公司自己口袋也緊了。

波音訂單變少就沒法賺那麼多,再加上它每年還要還債,它的股價就沒法像疫情前那樣碾壓大盤。

而就算比爾蓋茲錯了,商務旅行真的像疫情前一樣興盛,波音現在還有另一個挑戰:中國。

中國,終於要放行波音737

雖然川普下台、拜登上任,但對中國仍然有諸多限制。中國也不想讓國內線都是波音和空中巴士的飛機,也想自己來。「中國商飛COMAC」就是國營企業,旗下的C919就是衝著737而生。因此,雖然美國和歐洲2020年就放行了波音737,中國就硬是拖著,直到2022年1月才傳出好消息,可能讓波音737復飛。當然,造飛機沒那麼簡單,C919不太可能一下子就取代737和空中巴士,中國的C919許多關鍵零件還是從美國進口。但長期來說,中國勢必會努力擺脫對波音和空中巴士的倚賴,近期波音和空中巴士也放下長達17年的飛機貿易爭議,想聯手對付中國商飛,好維持壟斷地位在2018年以前、波音還很大牌時,中國佔波音整體營收約10%,佔波音「除美國外的營收」將近20%。中國放行波音737後,本土的飛機多久能趕上?這也是一大觀察重點。

再說,疫情還沒完全結束,現在還有新的變種病毒,但還好它的重症率低….

Omicron變種病毒雖傳染力強,但重症率低

好消息是,目前看來,Omicron變種病毒雖然傳染力極強,但是對打過疫苗的人來說重症率低。重症率低,醫療系統就還能撐得住,醫療系統能撐住,各國政府就不會嚴格封鎖,畢竟經濟還是要顧。因此就算Omicron病毒肆虐,但看來不會重創經濟,歐美政府也不打算因為Omicron而犧牲經濟。而隨著時間過去,當大部份人得過Omicron再復原後,可能就不用再擔心新冠肺炎了(除非病毒又再度變種)。如果真這麼順利,那各國逐漸解封、旅行恢復後飛行也就能跟著恢復,因此波音最近的股價比大盤強勢。

波音目前多是好消息,但技術線圖仍弱:

目前的局勢對波音來說都是好消息,2022年初至今(截至1月14),它也漲了10%,超過大盤;但以技術分析來說,它仍處在下降通道中:

因此,如果您是長期投資人,或許可以考慮分批佈局波音,畢竟它最艱難的時刻已過;而如果您重視技術分析、投資週期也較短的話,或許可以等股價走勢再明確一點後再佈局。

 

粉絲頁

部落格因需時間研究,更新較慢。歡迎到粉絲頁一同交流喔! 

你也許會喜歡